all for col

Merthur/Brolin。Colin Morgan。@Joy_RF_CM。

【福华/亚梅】The Thirteenth 17 (正文完)

血玖罗: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以下是约翰·H·华生(John  H. Watson)的2013年12月25日的博客内容。


25/12/2013


埃利亚恢复了神智。


是的,十分突然地、毫无预兆地,自然痊愈了。


这种玄而又玄的力量令人心生恐惧,尽管似乎那位裹在蓝色长袍里的人没什么恶意。


埃利亚似乎需要通过一些测试才能离开病院,而且她的家人正在赶过来,我和夏洛克只能先离开了。


哦,对了——我们匆匆离开的另一个原因是哈德森太太催促的电话。


“你们又联系不上了,”哈德森太太抱怨,“就像上次你们去潘德拉贡家的岛上度假,一脸两个多星期……”


“你说什么?”我全然茫然,“什么潘德拉贡家?”


“怎么回事,你才几天就不记得了?你和夏洛克不是受到邀请去潘德拉贡家岛上度假,到了22号才回来吗?”


22号?


我遇到那个叫拉文德的女生——或者女鬼,是在23日。


而且拉文德也确实说过,她认识我——我的确忘记了一些事情?


22日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我回到221B的第一件事,就是查看自己的博客。


纪录生活的习惯一旦养成,就很难戒掉,所以就算没有案件的时候,我都会每天写一点东西。


可是22日的博客,却空空如也。


我往前看,发现从9日开始到22日的纪录都没有。


我想起来,埃利亚的社交账号的纪录,也是到8日为止的。


“看来你的博客终于让你一无所获了。”夏洛克拿了一杯咖啡,在一旁幸灾乐祸。


是的,我的室友——也是我诸多受欢迎的博客的主角,伦敦的大侦探夏洛克·福尔摩斯先生,一直对于我的博客颇有微词。似乎在他看来,他精妙的推理哲学并非我这小说家之言般的博客能表现的,而读者们不关注他那个一片漆黑异常性冷感的网站,却更喜欢我“戏剧化”“夸大”的博文,实在是不懂欣赏。可惜,残酷的现实是,往往人们是看了我的博客,才摸到他那个小网站的。


“夏洛克!从9日到22日这中间的时间一定发生了什么,不然为什么所以纪录消失无踪了?”


夏洛克皱起眉,踱了两步,然后跳上沙发拿手抵着下巴开始思考。


然后,夏洛克进行了一系列的推理——我不愿意赘述,哦,主要原因是,他根本没在推理,只是明着暗着讽刺我。


我一起之下套上了薄夹克就冲进了外头的冰天雪地。


白色的圣诞。


 


即使再不想理夏洛克这也是圣诞节。


傍晚聚会就开始了,除了哈德森太太的烤鸡、司康饼和几样甜点,还有客人们带来的甜点和饮料。


茉莉穿了一条酒红色的裙子,但是她似乎不想再告白一次了。


“哦,约翰,”茉莉私底下问我,“你们……是不是有什么发展了?”


“嗯,你说什么?”


“我是说,嗯……自从度假回来之后,你和夏洛克之间就感觉有点不一样了,不是吗?”


——我实在不觉得我和夏洛克之间有什么不一样——但这不是重点,度假?为什么我不记得我和夏洛克出去度假?为什么每个人都这么说,但我不是和夏洛克在221B无聊地呆了几个月,无聊到夏洛克又开始用枪折磨那面可怜的墙吗?


“嗨,伙计,”格雷戈加入了我们的对话,“我希望你们好点了,那点幻觉已经完全消失了吧?”


“什么幻觉?”


“我们来岛上找你们的时候,你说岛上死了很多人什么的……”


“什么?……”


我正要辩驳,但是夏洛克打断了我,“约翰。”


他侧着身子,正拿着手机,一脸严肃。


“我们要出去走走,你们自便。”


“夏洛克!”哈德森太太不解,“那么冷你们想去哪里?”


“随便走走!”


“哦,”茉莉露出了一个微笑,“是小两口要说说悄悄话吗?”


“对,就是这样。”


“夏洛克!”


 


夏洛克突然那么紧张是因为一个电话,没错,来自迈克罗夫特·福尔摩斯的电话。


这位年长的福尔摩斯会定期派人监视自己的弟弟——鉴于我室友那以反社会人格自居的性格,确实是十分有必要。


迈克罗夫特称,从9日到21日,这十三天没有任何记录,22日我们似乎确实是从潘德拉贡私人所属的岛屿回到了伦敦,可是我们对这一切毫无记忆。


“我们也许不得不接受一个现实,”夏洛克手插着口袋,把下巴埋在围巾里,“有某种超现实的力量干涉了我们的大脑。”


我呼吸急促起来。


“但是对方确实没有恶意,”夏洛克皱着眉,“但是,不,这种夺去人记忆的手段简直不能原谅。”


——“你想想起来吗?”说话的人,是梅林·埃莫瑞斯。


——那个神秘的巫师,拥有古英格兰传说中最伟大魔法师的名字。


他看上去就二十出头,瘦弱的身体包裹在宽大的蓝色巫师袍里,就像那天我们去看望埃利亚时一样,就那么突兀地、毫无声息地出现了,那双灰蓝色的眼睛温和地望着我们。


我蹙起眉:“你到底是什么人?”


“哦,我是个魔法师。”梅林笑了笑,甚至歪了歪脑袋,看上去有点得意,“我以为每个英格兰人都听过我的故事。”


“传说中的梅林?”


“对,我就是‘那位’梅林。”


梅林说着往前走了两步,夏洛克把我完全地遮在了背后。


“不,我没有恶意。我只是想问问,你们想要之前十四天的记忆吗,因为那很不愉快,所以我将那段记忆消除了,但是那个白菜头——”梅林耸了耸肩,“哦,我是说你们的亚瑟王,他说这样剥夺别人的记忆是不礼貌的。”


“我们需要那段记忆。”夏洛克很快回答。


我很吃惊,因为夏洛克看上去完全相信了梅林的说法,这是在不是他以前会有的反应。


“是啊,”梅林又笑了,“有些记忆,失去很可惜……”一股风突然刮过,我有点受不了地闭上眼睛,梅林的身影模糊起来,只剩下他喃喃自语,“就算一千年大多数记忆都痛苦不堪,但总有点事情是不愿意忘记的……”


……


再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和夏洛克看梅林的眼神复杂了起来。


在福佑之岛上的记忆突然涌入,血腥的场面和支离破碎的尸体画面刺激得我差点吐出来。


梅林只是站着,面上没什么表情。


夏洛克扶着我,表情不怎么好,“你得逞了?”


梅林点点头。


“哦?正义的亚瑟王会接受用这样的方式活下去吗?”


“我们最多不过再活百年,他不舍得剥夺我最后和他白头的机会。”梅林看了看身后,“有人在等我,侦探、医生,我们就此别过吧。”


我们两个沉默了好一会儿。


我不知道该庆幸梅林的成功还是惋惜,但这不是我们能追究的了——梅林说得对,有点记忆,忘记其实可惜。


我们回家的路上,路过了一株槲寄生,于是我们交换了一个吻注叁肆


 


【注叁肆】西方传统中,圣诞在槲寄生下不能拒绝亲吻,槲寄生下亲吻的情侣会得到祝福。




-正文完-

评论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