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for col

Merthur/Brolin。Colin Morgan。@Joy_RF_CM。

Silent Night -04

狼人杀设定超带感!

Serksey.:

突然更新:我试出来了!那个敏感词竟然是螳丨臂丨当丨车!(好惊喜好意外
  
   
   
   
   
亚瑟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听见外面传来了哒哒哒的脚步声,急促紧密,并且逐渐大了起来,这证明着脚步的主人正在向他靠近,亚瑟不满地把脑袋往被窝里缩了缩。


“别睡了!亚瑟你这白痴!”一个女人霸道的声音在他身边响起来,同时有一只手伸向他蒙住头的被子,用力掀开,“你昨晚干什么去了?还没睡够吗?”


当然没睡够!毕竟他也没想到梅林会在深夜不期而至啊!


“我没干什么……”亚瑟本能地抢回他的被子,小声嘟囔道,“我昨晚什么都没……”


“好了好了,我不关心你昨晚是跟高汶出去喝了通宵的酒,还是在家里和男人上了床——”亚瑟半梦半醒的脑子突然像被凉水泼了一般,瞬间清醒过来,他咽了咽口水,没敢睁开眼,所以莫甘娜并没有发现他的反常,“但是你现在得起床了!”


“起床……”亚瑟故意把眼睛微微睁开一条缝,“有什么事发生了吗?”


“别傻了,亚瑟。”莫甘娜翻了个白眼,“现在已经很晚了,新的一具尸体出现了。”


上帝,每天都有新的尸体,他不可能因为每一具尸体都心力交瘁啊!亚瑟仍然选择闭着眼,在心里无声地抱怨了一句。


“就在我们这条街。”莫甘娜见亚瑟无动于衷,她又补充了一个细节来提醒他。


亚瑟愣了三秒,然后只是翻了个身:“我没想到狼会深入到这里,毕竟那位「猎人」存在的事已经传遍了整个卡梅洛特。”


莫甘娜挑眉:“可是狼还是到了这里。现在外面都在流传狼这么做的原因。”


“哦?”亚瑟来了兴趣,又把身子转回来,“他们认为是什么原因呢?”


“他们都在说,是「小红帽」把「狼人」引过来的。”


亚瑟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


等等,这是不可能的事!梅林昨晚一直和他待在一起!绝对没有出去做吸引「狼人」这么危险的事!


莫甘娜毫不在意地接着道:“也难怪他们都这么想。因为死的那个人是「平民」,而夜里能够行动的,并且有机会在狼的袭击下全身而退的,估计只有「小红帽」这种血统了。”


“人们在怀疑「小红帽」?”亚瑟猛地坐起身来,“他们为什么不认为是「猎人」本身吸引了「狼人」?”


莫甘娜笑了笑,摊手无奈地道:“你也知道那女人在镇民中间有多受欢迎——他们当然不会怀疑她!”


该死!


“你知道,要是你像她一样公布身份,那么你也可以取得镇上那帮笨蛋的好感。”


“闭嘴吧莫甘娜,你也知道,我不会这么做的。”亚瑟嗤之以鼻,开始尽可能快地往身上胡乱套着衣服,“不过他们都不知道「小红帽」会是谁。”


亚瑟其实并不能肯定这一点,但是他给出的话根本不是一个疑问句。


“他们的确不知道。”莫甘娜有些不解地看着亚瑟,疑惑于亚瑟话语间莫名的优越感,“你不是也不知道吗?”


亚瑟的动作顿了一秒,僵硬地笑了笑,点头承认:“没错,但是我会站在无辜的人那一边。”


“得了吧,你又没有证据,还这么振振有词。说不定就是哪个「小红帽」做的好事呢!”说罢,在亚瑟开口继续辩驳之前,莫甘娜转身离开了亚瑟的房间,留他一个人收拾自己准备出门。


莫甘娜已经先他一步出去了,马上镇民也会越聚越多,不过这一次不全是因为尸体,还因为某个不怀好意的谣言。亚瑟隐约感觉到了局势的震动与混杂的表面之下的暗流涌动。
   
   
   
    
是个阴天,云层很厚,把所有的热都挡在了后面,于是这样的白天便有些凉,不像之前那般。


亚瑟不需要知道厄运发生在哪个地方,他只需要跟着人群走向众人聚集的地方,就可以找到那具新的尸体。


莫甘娜领头,一边说着抱歉,一边推搡开那些看热闹的人们,在镇民中引出一条路,带着亚瑟一起走近了尸体。


同一条街区的人,彼此都已经相识。


“是迈克尔。”亚瑟没花多长时间就认出了那具尸体的主人,虽然和那人生前关系并没有好到哪里去,他的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好受,“一位好父亲,也是一位合格的丈夫。”


“狼不会有怜悯,亚瑟。”莫甘娜在一旁补充,她的表现似乎说明她已经麻木于对每一个遇害的人展现同情,以及对他的家人给予一些善良的祝福,她现在很少那么做了。


“我知道。”亚瑟的眼前迅速闪过了迈克尔两天前和他打招呼的样子,却发现自己并不能记起迈克尔当时的表情,也记不清其他任何细节,这恍惚间让他觉得自己对死者的缅怀也是如此无力。


“妮薇小姐!”


当某一个人带头做了第一个喊出那个名字的人时,所有镇民的注意力便顺着那声呼喊开始转移,最终停在了从自家的木屋中款款走出的女子身上。


有人自觉地凑了上去,企图和女子套近乎:“妮薇小姐也听说了这件事情的原委吗?”


妮薇没有对陌生人突然的靠近表示反感,温和地点头微笑:“是的,我听说过了。「小红帽」把「狼人」吸引到了接近中心的地带,所以才造成了这场悲剧。”


凡事不能太过肯定了,妮薇。亚瑟皱了皱眉,在心里不悦地指责。说出这么不负责任的话,她难道不知道这么多人的信任是不能辜负的吗?


但是他还没有冲动到走到妮薇面前就直接责备出口的程度。就算他亚瑟再怎么不满,妮薇毕竟还是镇民目前知道的唯一的「猎人」,她深得他们的心。


“我不喜欢那个女人。”这不是莫甘娜第一次这么跟他抱怨,“我的直觉一向很准的,那女人绝对有什么秘密没有告诉大家。”


“拜托,莫甘娜,每个人都有秘密,这样的世道每个人都不能轻易暴露自己非「平民」的身份。一个女人能做到把身份公诸于众,我们应该欣赏她的勇气。”


“别在我面前装腔作势了,亚瑟。我们都清楚你其实也不喜欢她,不是吗?”


亚瑟没有接话。他静静地看着众人簇拥中间的妮薇,抿起了唇。


他看见妮薇带着迷人的微笑和每一个人说话,但是人声嘈杂,妮薇的声音又不高,因此他不能听清她说话的内容,他只能大致猜测这又是与「小红帽」有关。


那个女人曾多次在众人面前提及她想要找到一个「小红帽」,却始终得不到音讯。她对「小红帽」这种血统意外地执着啊。


放在原来,这不是什么大事,但是现在,这一点令亚瑟有些不悦。


突然,亚瑟的视线捕捉到一个畏缩的人影,在不远处的墙角,用木屋挡住自己的大半个身子,小心翼翼地往外看。


是梅林。


亚瑟自己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嘴角扬了起来,直到莫甘娜提醒他:“你看到什么了?笑得这么奇怪。”


亚瑟没有理会莫甘娜,丢下她径直朝梅林走去。


“嘿!”


藏在拐角口的梅林感觉自己暴露了,正准备转身逃离现场,就被赶来的亚瑟不适时地叫住了。


“你也是听说了传闻才过来的吗?”亚瑟见梅林停下来,小跑几步,来到梅林面前,笑着看他。


“不然呢?”梅林不得不再次把身子转回来,面对亚瑟,“这种流言对「小红帽」非常不利。”


亚瑟摊了摊手:“谁说不是呢。你昨晚在我家待了一夜,没有任何行动,这种消息简直是空穴来风。所以要我说,你还是安心待在家里比较好。”


亚瑟听上去似乎在劝他别插手这件事,这种认知让他感觉很不好。他看着亚瑟,反问道:“待在家里?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也不知道,也许是因为你在不泄露自己身份的情况下没有任何的自保能力?”


“没有任何的自保能力?”梅林的脾气上来了,他的声音被亚瑟挑拨得高了起来,“你实在是在开玩笑,亚瑟,别一副洋洋自得的样子了!”


“好了,我不是来找你吵架的,我是想要保护你,梅林。”亚瑟说。


“说得好像我需要别人的保护一样!”梅林不甘示弱,“我难道不能来打探有关我自己血统的消息吗?”


“我没有这么说,只是你需要更关注自己的人身安全!”


“这可就有点自大了,亚瑟!突然跑到我这里来说这种事,你究竟是在顾忌些什么?”


“我是在顾忌那个女人!”亚瑟的情绪也慢慢变得激动了,“她是个「猎人」,而她一直都在寻找一个「小红帽」,也就是你!梅林!”


“让她来好了!”梅林喊道,“不然你还想要我一辈子听从你的指挥?拜托你看清现实,亚瑟!我和你不过认识了两天!”


亚瑟睁大了眼睛。梅林说的不错,他们也许根本没有他想的那样熟。只是他想不到梅林竟然会拿这个来威胁他,他几乎要忘记这个事实了。


亚瑟还没来得及回嘴,身后突然传来了女人的声音:“在这个地方聊天?”


亚瑟警惕地回过头,下意识地把梅林护在了身后,看着眼前他并不喜欢的女人,低声说出她的名字:“妮薇。”


妮薇对他展现一个微笑,弧度弯得恰好,衬托得她更加具有亲和力,但是亚瑟对她的笑容没有任何特殊的感觉,只觉得危险,以及看不透彻。


“我打扰到你们了吗?”妮薇笑着问。她的身后,有几个男人暗暗站在不远处,瞪着一双嫉妒的眼睛,不友好地看着亚瑟和梅林。


亚瑟想说:是的你打扰到了,所以请你立刻离开。话没出口,梅林却拨开他,抢先答道:“不,没有的事。”


亚瑟在后面用责备和愤慨的眼光看着梅林,而梅林故意选择忽略身后的亚瑟,只跟妮薇说话:“小姐的名字是妮薇?”


“是的。”妮薇也顺着梅林,没有理会亚瑟的不乐意,笑意盈盈地向梅林伸出了手,“幸会。能否知道你的名字呢?”


“梅林。”梅林回以同样的礼节。


妮薇玩味地笑了。


“梅林——你的血统是「小红帽」?”


这倒是一个开门见山的问题。


梅林没有马上回话,只是站在原地打量着妮薇。


“我想跟你谈谈,梅林。”妮薇瞟了亚瑟一眼,补充道,“就我们两个,单独谈。”


“你别来找他的麻烦,妮薇!”亚瑟却忍不住插了嘴,又想拦在二人之间,却被梅林又一次挡住了。


“我跟你去谈。”梅林回答,特地报复似的瞟了亚瑟一眼。亚瑟感觉自己的怒火瞬间就烧起来了:他只是想保护梅林,而这家伙不仅毫不买账,还跟他叫板、激怒他!


该死的!


“是吗?那随你便好了!”亚瑟气冲冲地扔下这句话,丢下两个人就迅速离开了。


他再也不要去管那个喜欢逞强的「小红帽」了!
   
   
    
    
“啊,他好像生气了,没问题吗?”妮薇笑着问。


“别管他了。”梅林淡淡地瞥了一眼亚瑟愤然的背影,皱了皱鼻子。


“那我就不说多余的话了,梅林。


“最近「狼人」在这个镇子里越来越狂妄而随心所欲了,这造成镇民更大的惶恐。如果始终没有人能够阻止它们的话,迟早会出乱子的,也许是反抗,也许是内乱,总之都是一些不好的东西。我们必须排除这类情况,不是吗?”


梅林点头表示赞同:“你说的不是没有道理。”


妮薇轻轻一笑,继续道:“你也知道,我的血统是「猎人」,我在这个镇子里很受欢迎,人们都愿意信任我,他们把希望寄托在我身上。”


说到这里,妮薇的表情变得凝重起来,收起了那些微笑:“我不能辜负他们,梅林。”


“我明白。”梅林说,“但是这又和我有什么直接的关系呢?”


“「小红帽」拥有很强的血统优势,如果加以善用,再配合「猎人」的力量,对付「狼人」会简单很多。”妮薇的声音变低了,“所以我想询问你的是,你是否愿意与我结盟?”


梅林了然地扬起眉:原来这才是她的目的。


“如果你和我结盟,我们可以向外界公布你的血统,这样大家都会尊重你,都会信任你,你会获得所有镇民的爱戴!你将再也不用受制于亚瑟!”


“喂,”梅林不乐意了,“我从来就不需要受制于那个菜头!”


“你这么说罢了,但是亚瑟只是个普通人,面对「狼人」这种对手,他是必须被排除在外的,即使他是镇长的儿子。”


嗯,妮薇还不知道亚瑟的血统。梅林眯起了眼。


“有些事只有你能做,就像有些事也只有我能做。”妮薇神秘地笑了,她的眼神晦暗不明,“和我联手,我们能做的还远不止这些!”


「小红帽」敏锐异常的直觉发动了。梅林感觉谈话的方向有些奇怪,妮薇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场也和之前不大一样,他的警戒心立刻提了上来。


“梅林!”


亚瑟的声音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事实上,亚瑟刚赌气留梅林和妮薇两个人谈话,自己就开始后悔。他思来想去,觉得还是不能把梅林留给那个女人,所以他又气势汹汹地回头了,一把拽过梅林的手。


“跟我走!”


不由分说就抓着梅林往外走。


要是平常,梅林肯定会愤怒地挣脱他,但是现在,梅林也想逃离与妮薇的谈话,便索性跟着亚瑟离开了。


亚瑟说得不错。梅林在被亚瑟拖着走的时候,这么想到。那个名为妮薇的女人的确是一个需要留心的角色。


而现在梅林算是拒绝了她,不知道她下一步会怎么做呢?


公诸于世的「猎人」啊。


梅林反复想着妮薇的身份,再把她的身份与她始终暧昧不清的神情匹配,觉得事情突然复杂起来了。
    
    
    
    
梅林只要一回忆起亚瑟那个菜头就觉得很生气。虽说亚瑟的确是从妮薇那里给了他台阶下,但是这也不能消除他的不满。


梅林在和亚瑟进行了一次毫无礼貌可言的告别之后,就去找了芙蕾雅,然后他在芙蕾雅捉摸不透的表情下抱怨了亚瑟整个下午。


其实梅林现在想起来,好像也没有发生什么值得他那么生气的事情,那么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呢?他感到有些困惑。


夜一点点加深,想必芙蕾雅已经出发了,大概现在就躲在某个月亮照顾不到的昏暗角落寻找狼的痕迹。这几天梅林过得很不平常,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打乱了他原有的生活频率。还有很多他想不清楚的事情盘旋在脑海里,但是他现在已经困了。


梅林躺在床上,把被子拉上来遮住半个头部,没花多久时间就睡沉了。
   
   
   
就在梅林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他隐约听见了木栓被撬动的声音,接着他的木门突然就被推开了,一阵冰凉的夜风溜了进来,屋子里的温度一下子有了波动。


「小红帽」的警报拉响了,梅林几乎是瞬间就把沉浮的梦境驱散,睁开眼睛拔出了藏在枕头下的银刀,对准闯进他屋子的黑影就要刺过去。


“嘿!住手,梅林!”黑影急匆匆地说话了,抬起两手挡在脸前,“是我!”


“——芙蕾雅?”梅林紧急停止动作,他的刀停在距离芙蕾雅两寸远的半空中,刀刃上一道清丽的光。


“没错。”芙蕾雅没空指责那把差点就会要了她性命的银刀,神情紧张,气息不匀,“你现在赶快离开这里!”


“离开这里?”梅林一脸茫然,“你在说什么?发生什么事了?”


“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梅林。”


梅林立刻明白了芙蕾雅说的是什么:“你看到「狼人」了?”


芙蕾雅脸色苍白,咬着下唇点点头。她弯下腰,轻车熟路地从梅林的床下取出那只黑箱子,把梅林的长袍抱出来,往他的手里塞:“它往这边来了,你可能会有危险,现在快点逃到别的地方去!”


梅林会意,迅速套上自己的袍子,跟着芙蕾雅往外走,离开他的木屋。外面的夜色暗沉得像黑洞,什么都看不清,梅林感觉今天的夜格外安静,他从中感觉到了深深的不安,希望这只是错觉。


风是从西方传来的,一切正常,风力平稳,没有丝毫狼的讯号,但是他们都知道,狼肯定过来了。


芙蕾雅张开嘴,放缓自己的呼吸声,胸口起伏不平。她攥紧了梅林的手,拉着他向前冲刺。他们现在所知道的仅仅是有一匹狼向梅林居住的那条街去了,而卡梅洛特里并不是只有一匹狼,所以他们仍然需要保持高度的警惕,一边逃离一边留意四周的动静。


梅林跟着芙蕾雅轻巧地翻上了一个屋顶。


他们半伏在屋顶上,黑色的长袍使他们与黑夜融为一体。他们没有跑出去太远,这个距离可以让他们看清那条街。


狼,像凭空出现一般站在了街角,巨大的绿色眼睛即使隔了数条街的距离也能令人瞬间感觉到彻骨的寒意。


芙蕾雅在身边没有说话,梅林可以感觉到她在微微地颤抖。


那匹狼在街道上走了几步,前爪弯曲,趴在地上把脑袋转悠了一圈,又向前跃了一步。它看上去简直像在寻找什么。


梅林和芙蕾雅同时意识到了:狼的心里有一个目标!


狼现在还在到处嗅闻,到处寻找,危机感从尾椎骨攀沿而上,紧摄住了梅林的心。


很明显,有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招惹了「狼人」,而「狼人」夜晚出来报复了。他们得以站在整个现场外围观这一切,也许就可以从中获得什么有关「狼人」身份的情报。这虽然听上去有点不人道,但是这也是无可奈何的,毕竟两个「小红帽」想要阻止「狼人」实在是螳丨臂丨当丨车。


只见狼又移动了一点点之后便停下来了。黑色的狼爪高高抬起,四下乱撞,一声巨响过后,它把梅林的屋子砸了个粉碎。
   
    
   


-TBC-


【考试升天】


评论

热度(37)

  1. all for colSerksey 转载了此文字
    狼人杀设定超带感!